<acronym id="0qljd"><label id="0qljd"></label></acronym>


    1. <td id="0qljd"></td>
        1. 第九章 小賊與大盜(1 / 1)

          燈塔水母 神奇火爐 1144 字 3個月前

          光紀56年10月,格雷牽著明納,穿過圍墻邊界的缺口,再次踏上了一區的土地。

          臂彎間的藍月花環給了格雷極大的底氣。所以他沒有戴面具,甚至沒用任何方式遮擋他臉上的胎記。

          身上穿的是明納從一區為他帶來的那身牛仔褲和駝色風衣,當然的。

          口袋里裝滿了各種藥品和化學武器。

          秋風席卷落葉,驟然揚起格雷的衣擺。

          正當他沉浸在自己挺拔的身姿與天選之子王者風范的氣質中無法自拔時,明納淡漠地開口:

          “你口袋放那么多瓶子走起路來叮叮當當的好像個賣廢品的大爺哦……”

          格雷臉上洋溢著溫柔寵溺的笑意,掏出一半的瓶子一股腦塞進了明納的小羊皮童包里。

          倒不是為了壓榨童工。這些武器是他的底牌,太過招搖太早露餡確實不好。

          參加祭司大選的前兩個月,格雷對明納進行了魔鬼式的訓練:

          每種藥品的功效、哪些具有攻擊性、哪些具有防御效果、使用的方式、常見的替代品……

          先前沒有機會接受教育的明納,卻在格雷的引導下發掘出了天賦異稟的化學才能,攝取知識速度飛快。

          將多余的裝備勻給戰友,不失為一個好選擇。

          只是隨著明納的背包越來越重,她看格雷的眼神也越來越哀怨了。

          “你別這么看我。就怪你太小了,其實這么些東西真的很輕了?!?

          格雷有些不好意思,伸出手表示可以替明納拎包。

          “跟著你真的就是倒霉?!泵骷{翻了個白眼,“醉了。直接回到三歲!我從研究所逃出來都沒受過這么重的傷?!?

          “話不能這么說?!备窭锥紫律砻嗣骷{的頭。

          自從明納變小之后,格雷就再也不敢下手拍她腦袋了,生怕一掌就能把她打翻在地上。

          “以后跟著老大混,保證你能好好長大,一年比一年老!”

          “滾?!?

          明納拍格雷腦袋倒是拍得一次比一次狠。

          格雷并沒有忽略掉明納所說的,“從研究所逃出來”這句話。

          但他不敢多問。不敢深想。起碼現在不行。他太過明白,現在的他什么都做不了。

          繁華的街道,人來人往,無數雙眼睛略過格雷,目光總會倏地定住。

          他知道他們在看他臉上的胎記。

          雖然早就習慣了這樣的眼神,但走在一區畢竟心虛,每當和他人目光接觸,格雷總覺得心里發怵。

          但那些眼神是逃不掉的。不止是在一區。二區三區,但凡是看見了格雷這張臉的的人,都會禁不住瞳孔放大,目光停滯。

          那個胎記大到離譜。從額角到顴骨,遍布了格雷的左半張臉。

          形狀也異常奇特。

          太陽印記的說法并不是憑空編就的。

          因為它呈放射狀。以左邊眼角為中心,無數條分支蔓延開來,和日冕一樣。

          最長的一道分支,甚至爬上了格雷的鼻梁。

          格雷不自覺地開始躲閃那些眼神,看上去到真像個賊了。

          轉過街角,就是東圣教堂。格雷深吸口氣,邁出腳步,卻在街道盡頭迎面撞上了一道黑影。

          那黑影力大無窮,撞上的一瞬間,朝格雷懷中狠狠撈了一把。

          這是遇上強盜了?

          格雷尋思自己窮成這個鬼樣,也沒什么東西好讓人搶的。正當他摸遍了口袋,檢查藥品武器是否都在時,明納急切地扯著格雷的袖子。

          “花!你的花!”

          這時他才發現,臂彎中的藍月花環不見了蹤影。

          ?

          光天化日之下違法亂紀,就是為了當個采花大盜?

          格雷百思不得其解。

          環顧四周,那黑影早已不見蹤影。

          “怎么辦?沒有那個花環,你根本就進不了內殿的門了!”明納急切地跺著小短腿。

          “不著急?!备窭灼届o地說道。

          厄爾其沙漠深處,生活著一種毒蛇。

          那蛇行蹤緩慢,捕殺獵物,卻百發百中。

          靠的是它的毒液。尖利的毒牙刺入獵物的皮膚,然后放走它。

          毒素漸漸麻痹獵物的神經,當它再也走不動時,蛇便能夠通過對毒液的嗅覺和感應,重新找上受傷的獵物。

          運氣好的時候,可以將逃回巢穴的獵物一鍋端走。

          而就在黑影撞向格雷的瞬間,格雷便用淬了羅哌卡因麻醉劑和同位素的指甲撓破了對方腿部的皮膚。

          接下來只需要追蹤放射性同位素的方位,就能找到黑影的去處。

          格雷向明納耐心地解釋著,掏出一盒巴掌大的培養皿,玻璃蓋下的液體中,有一道熒光藍色的液塊。

          液面穩定下來之后,熒光色塊停留在了培養皿的左下角。

          “往西南方向追?!备窭滓宦暳钕?。

          大盜與小賊的較量,這才剛剛開始。

          而明納還在踮著腳,呆呆地望著那只廢料站撿來的培養皿。

          “怎么?開始崇拜你老大了?”格雷得意地挑了挑眉。

          “你確實比我想象的要厲害很多?!泵骷{驚嘆。

          “那當然?!备窭仔α诵?,“畢竟你也很強,我不出挑點,哪有底氣做你隊友?”

          以及,如果不是有些本事在身上,格雷也做不到讓明納跟著自己吃苦受累出生入死。

          根據培養皿的感應和定位,他們很快穿過街道,找到了郊區的一座莊園跟前。

          華麗的金絲楠木的雕花柵欄,像一座精致籠子,籠罩著一片荒蕪陰森的花園。

          花園中央是一座哥特式的古堡,許久沒有經過維護,古老的外墻縈繞著一種孤獨灰暗的氣息。

          它矗立在刺眼的日光之下,天光和整座莊園呈現出極強的分裂感。

          就像年華流逝,世事變遷,而它卻是被拋棄在歷史長河中的一樽千古遺跡。

          而古堡前近百米的地方,正是那個黑影。此刻麻醉劑的藥效已經作用在受傷的大腿上。

          黑影匍匐在地,挽著那只藍月花環,正朝著古堡艱難地挪動著。

          莊園上了鎖,但那對格雷并不起作用。沒等他開始動手,明納便熟練地掏出裝著硝化試劑的容器,澆在了鎖頭上。

          莊園大門轟然拉開,那一瞬間,格雷感到自己不僅僅是踏入了一道門。

          荒涼的氣息,凝固的沉寂。直覺告訴格雷,他正在踏入一個他從未真正知曉的世界。

          黑影被格雷和明納合力制服在地。而就在扯下對方面罩的一瞬間,格雷楞了一秒。

          那張蒼白的臉,不施粉黛,卻美艷絕倫,凡是見過一眼,便永遠忘不掉的。

          是那個女孩。

          在格雷辦成祭司混進一區那晚,穿著碎花裙子,冰清玉潔的眼睛,一塵不染的身軀,匍匐在地,向格雷祈求祝福的那個女孩。

          freeseⅹ顶级少妇HD性欧
          <acronym id="0qljd"><label id="0qljd"></label></acronym>

          
          
          1. <td id="0qljd"></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