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ronym id="0qljd"><label id="0qljd"></label></acronym>


    1. <td id="0qljd"></td>
        1. 第七章 故人的來信(1 / 1)

          正當葉鋒剛松下一口氣時,身旁突然傳來了一聲嬌喝。

          葉鋒渾身一個激靈,僵硬的轉過頭,卻見左邊馬路上正停著個騎著小電驢戴著頭盔的女生。

          湊近了些才認出,那竟是早上才相見過的鄰居,寧潔!

          不對,萬一眼前的這個是鬼魂假扮的怎么辦?

          “寧小、姐,好、好巧啊?!?

          葉鋒心都要跳出來了,但還是強裝鎮定道。

          “用不著這么客氣啦,直接叫我寧潔就行了?!?

          寧潔聽見葉鋒的稱呼后,忙推辭道。

          葉鋒:“……”

          “好的,寧同學?!?

          呵呵,二十歲的小姑娘估計從來沒聽過有人這樣稱呼她吧。

          不過,倒是有點像樣的人情味了。

          “話說你怎么在這?在等車嗎?要不順順?

          寧潔也想不出該以什么方式落幕這場偶遇,直接開走就顯得有點不太禮貌了,干脆就以進為退了。

          葉鋒剛想回絕人家的好意,但一想到那輛出租車隨時會折回來,一時間臉色陰晴變幻。

          經過內心多次掙扎后,葉鋒嘆了口氣。

          還是小命要緊,臉皮什么的暫時先放一放。

          “好啊?!?

          葉鋒臉不紅心不跳的說出了這兩個晴天霹靂的字眼。

          寧潔:“……”

          這怎么不按套路出牌啊。我就開了個玩笑,你怎么還就當真了?

          但是嘴上可不能這么說。

          “我可不是開玩笑的,你確……”

          “我確定!”

          葉鋒斬釘截鐵的說道。

          這會兒頓時給小姑娘整不會了,楞楞的看著葉鋒。

          沒辦法,話都放出去了,那就不好再收回了。

          只是沒想到這個叫葉什么的竟然這么自來熟,說難聽點就是臉皮厚,這占便宜是真的說占就占。

          這家伙不會……?

          小姑娘腦袋里在想什么,葉鋒自然是猜不到的。也不用去猜,畢竟他自己都覺得自己現在的行為很像個色狼,誤會是免不了的,只是祈求自己現在的形象沒那么猥瑣就好。

          就這樣,寧潔直勾勾地盯著葉鋒看。

          葉鋒也神色不動的與其對視。

          空氣一時間安靜了下來。

          葉鋒額頭的冷汗也開始密布了起來。

          良久后,一聲干笑打破了這場尬局。

          “當然,如果你不介意我也許是個變態的話?!?

          ……

          小姑娘最后還是妥協了,而葉鋒一路上的手腳也都很老實,安靜的沒有吭半句聲。但又覺得這樣有些不對勁,內心糾結下,直到寧小姐主動打開話題,葉鋒才如釋重負。

          “早上的消息你聽說了嗎?”

          寧潔幽幽的提了一句。

          “什么?”

          “隔壁公寓有個女大學生被分尸了,就在下水道發現的。是我班上的一個同學?!?

          寧潔用非常平靜的語氣說了出來,葉鋒甚至感覺她就像是在陳述自己剛吃了塊巧克力。

          然而,最讓葉鋒不淡定的是,這算是沾上因果關系了嗎?

          “你……很難過嗎?”

          話一脫口葉鋒就知道自己說了句廢話,恨不得抽自己兩個大嘴巴子。

          “其實都怪我沒有勸住她,沒想到第一次住在外面就發生了這么大的事……她從來沒跟我說過她有個男朋友?!?

          寧潔似是沒聽到葉鋒的提問,又似是覺得那個提問十分的弱智,只是自顧自的說道。

          而最后一句,則是呢喃著說出來的。

          被無視的葉鋒覺得很尷尬,但還是硬著頭皮的說出了一句還算正常的話。

          “你們經常聯系嗎?”

          而這次寧潔則是回復了。

          “對啊,但現在回想起來有一點比較奇怪,每次晚上跟她打視頻,她都很少接,每次接了不是在逛街就是在外面吃飯?,F在想起來……她好像從來沒有晚上在家跟我視頻過?!?

          “難道她真的有男朋友?可是為什么要瞞著我呢?”

          葉鋒沉默了。

          也許……那男的見不得人?是個有婦之夫也說不定?

          大學生嘛……假如那男的很有錢的話,那也就不是什么稀罕事了。

          “那你再仔細想想,有沒有什么不對勁的地方,呃就是你晚上跟她視頻通話的時候?!?

          寧潔仔細回想了一下,然后不確定的說道。

          “剛開始的時候,她只是說上完課后總是腰酸背疼,背部沉重??偸菬o緣無故的來脾氣,而且不管穿再多,流汗了都還是感覺冷冰冰的……后來就開始變得怪怪的,少言寡語的,幾乎都不怎么說話,總感覺變了一個人似的?!?

          “這種狀況維持了多久?”

          “一個星期左右吧?!?

          “她有生病嗎?”

          “應該沒有,以她的性子有的話怎么也得發個朋友圈或者拉著我訴苦一頓的。還真是……人與人之間的體質不能一概而論?!?

          “好家伙。你說有沒有一種可能,我是說可能啊,雖然說出來有點冒犯……”

          寧潔皺了皺眉,心道這結巴哥怎么說個話磨磨唧唧的,對后者說道有什么想說的敞開了講,沒事的。

          “也許,她是被鬼上身了也說不定?當然,這只是我的一家之辭,我這人有點迷信,別介意哈哈?!?

          第一句說完發現空氣竟突然有些安靜,葉鋒趕緊圓了個尾,說完后打了個哈哈。

          主要是之前話里的有個細節讓葉鋒捕捉到了,他剛剛才流過一次冷汗感觸頗深,同時也點醒了葉鋒。對啊,汗就一定得是因為熱才流的嗎?只怕那女的流的不是熱汗!

          而且,通體冰涼一個星期都沒什么癥狀,這體質放小說里往大的寫,僵尸來了高低也得被你吸口陽氣。

          而寧潔只是默不吭聲,良久才回答道,也不是不可能。

          葉鋒頓時沉默了,兩人就這樣潦潦草草的結束了話題。

          到公寓的路其實不遠,兩人之前在聊著聊著間,不經意間已經抵達了公寓。

          回到公寓后,寧潔先一步告別上了樓,而葉鋒則是被看門的保安大爺拉住了。

          “葉小子,這有你的快遞!”

          快遞?葉鋒滿臉疑惑,自己貌似沒買什么東西吧?

          接過快遞一看后發現,寄件人是“陳浩明”,旁邊還有一連串電話號碼。

          陳浩明……葉鋒喃喃著。好像是高中比較要好的一個同學來著,這廝怎么突然想起我來了?

          “啊對了大爺,剛剛你有沒有看見一個穿紅衣服的女人進了公寓?”

          葉鋒突然想起來了那個女人說的話。

          但其實葉鋒心里此刻也挺矛盾的,看見進去了怕鬼纏身,沒看見又怕坐實了鬼魂之名。

          “沒有?!?

          大爺搖了搖頭。

          葉鋒問了諸多次見沒問出個所以然來。也只得告別了大爺,懷著忐忑的內心上樓后,見沒有遇到什么鬼魂便松了口氣。

          回到自己的房間將包裹拆開后,里面的東西卻讓葉鋒更加的不解。

          一條圍巾。

          還是黑白相間的條紋圍巾。

          說實話,他并不怎么喜歡這樣的圍巾。

          可是,為什么要送自己一條圍巾呢?

          葉鋒想不通也干脆不再去想,反而是將目光放在了另外一件信封上。

          內容展開后,一行行娟秀的小字映入眼簾。

          【道德敗壞的葉鋒

          你好!

          簡單來講,剛開始聽說你就住在這個叫“驛旅陽光”的公寓,所以我后來順路去拜訪了一下,問了下保安才得知這里確實住著一個叫“葉鋒”的年輕小伙。

          可惜當時你不在,我又有急事就錯開了。之所以寄快遞給你,一是先通報你一聲我還沒涼;二就是有事找你,你最好馬上給我把好友申請給同意了,手機掉馬桶里了還是怎么著?我不管你怎么樣總之趕緊給我處理了,3月1號我抽空來串門。

          祝兒子快樂

          陳浩明

          2022年2月27日】

          葉鋒在看完信之后頓時尷尬了,隨機馬上掏出手機同意了一大半的好友請求。

          這還真不是故意的,實在是這些瑣事他不想去管。

          不過話說起來浩明這個人,家境也不比自己好到哪去。父母常年在外地工作,連過年時都緊俏的回不來一次。就連上大學的費用都是他自己貸款的,畢業快兩年了,現在應該還在拼命掙錢還貸吧……

          葉鋒不禁感慨,時光飛躍此刻都物是人非了,摸這么多年魚,遇到困難再也沒有大家在前面頂著了。

          也就是這時候,葉鋒才覺得班干部們是多么的可愛。

          等等,他說3月1號來?今天都28了,那豈不是明天就來?

          騷棒,你好歹說聲幾點過來啊,葉鋒無語。加了好友又不回消息,還賤賤的設置了個“滾”的自動回復。

          騷又騷得很,私信就說滾。

          害得他為了以防萬一調了個六點鐘的鬧鐘,著實是下了血本。

          近深夜十點的時候,葉鋒的困意突然再次襲來,強烈的困意似乎讓他忘記了今天剛所經歷的任何詭異遭遇,腦海中此刻全然只有一個念頭,那就是睡覺!

          葉鋒倒在床上,緩緩閉上了疲憊酸澀的雙眼。

          這一次,葉鋒在睡前祈禱自己千萬不要再做一次噩夢……

          然而,“它”又豈能真的如他所愿?

          剛閉上眼沒多久,葉鋒便慢慢的熟睡了過去。

          freeseⅹ顶级少妇HD性欧
          <acronym id="0qljd"><label id="0qljd"></label></acronym>

          
          
          1. <td id="0qljd"></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