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ronym id="0qljd"><label id="0qljd"></label></acronym>


    1. <td id="0qljd"></td>
        1. 第五章:故人邀請(1 / 1)

          就在這劍拔弩張之際,高靖終于發話了,只見其站起身來,冷視林縣令道:“林協,你好大的膽子,想在本官面前動武嗎?”隨后其又轉向一眾武士怒喝道:“汝等是誰的護衛,還不將兵刃收起來?!?

          眾武士聽后,趕忙將兵器放下,站于高靖身后,而李松與李均見狀也放下了長槍,將李家眾人護在身后。

          見所有人都放下了兵刃,高靖隨即對李家眾人抱拳道:“是在下御下不嚴,在下替他向諸位道歉了?!?

          說完后,高靖便向李家眾人深深鞠了一躬,而庭院內所有人見此情形,都驚掉了下巴,尤其是李松與李均,看著鞠躬道歉的高靖。

          李松簡直不敢相信執掌一郡生殺大權的高靖,竟會向他們這些布衣平民道歉。

          而高靖在說完后,便冷冷看了林縣令一眼道:“莫要再丟人現眼,走吧?!?

          隨后高靖從袖中取出一錠銀子,便帶著眾人離開了。

          隨著高靖等一眾人離開,李燁淡淡對李家三兄弟道:“以后收斂一下性子,罵便罵了難道會少一塊肉不成,記住如今的世道不是大興剛開國之時了,民不可與官斗??!”

          隨后,李燁便向房中走去,只留下李家三兄弟留在原地,憤憤不平。

          李燁一進屋,李松便憤恨地說了一句:“姓林的狗官,下次遇見他,我一定要殺了他?!?

          李均聽后亦是隨聲附和道:“是啊,那天遇見他,必殺之?!本瓦B李虎也認同地點了點頭。

          見此情形,李茜訓斥道:“你們說什么胡話,這些話在母親和父親面前說說便可,在外切不可說如此話語,記住了嗎?”

          “是”李家三兄弟聽后敷衍回道。

          見此,李茜便也不再多說什么。

          路上,林縣令不解的問向高靖道:“老師,剛才您為何會向那幾個賤民彎腰??!”

          原來,那林縣令竟是高靖的徒弟,也難怪他能命令郡守護衛。,并且能追隨高靖來此。

          而高靖聽后,卻冷哼一聲道:“哼,若不是為師,你早不知死多少次了,不知天高地厚之輩,你以為李家人有那么簡單嗎?”

          “李家人,不簡單?老師,我看李家人不就是農民子弟走了狗屎運而已嘛,有何不簡單?!绷挚h令聽不禁問道。

          高靖聽后輕蔑的看了林縣令道:“你真是個井底之蛙,我怎會有你這么個愚蠢的徒弟,進屋后,本來我是有些輕視李家的,可但我看到了李虎之父,我才明白李家不是尋常人家?!?

          林縣令聽后疑惑的說道:“李虎之父?他有何奇異之處,我為何未注意到?!?

          “哼,你進庭院后便對李家人不屑一顧,覺得李虎是布衣,就算再有才長大后也無法為官,又怎會注意他的父親?!备呔嘎牶罄渎暤?。

          林縣令聽后又問道:“那老師,李虎之父有何奇異之處??!”

          而高靖聽后回憶道:

          “我與你進去后,李家人,除李虎與其父未向我行跪拜禮外,其余人皆單膝下跪,而其中李虎一臉疑惑,畢竟他只是一個九歲幼童,不畏懼我也到正常,可反觀李燁,此人不僅不下跪,而且一臉淡然模樣,雖朝廷未規定布衣見官需跪,但一來到這十余年也了解到了,當地百姓對官的畏懼吧?!?

          “這也正常啊,老師,畢竟來時我們一打聽過,李燁此人曾讀過書,參加過科舉,嗯,等等,李燁不僅讀過書,還參加過科舉!”林縣令聽后道。

          “是啊,自從五十七年前各大世家收進天下書籍來,除世家子外,其余子便再無書籍可讀了,而李燁此人不僅讀過書,還參加過科舉,如何不讓人驚訝,況且我觀李家人,除其妻外,大概都讀過書?!备呔嘎牶笠惨荒橌@詫道

          “老師的意思是,李家人私藏書籍?”林縣令聽后道。

          而高靖聽后則扶頭嘆息道:“唉,你是豬腦子不成,四十七年前,世家收書的力度有多大,你身為世家之人能不知道?”

          “那您的意思是?”林縣令不敢相信的問道。

          freeseⅹ顶级少妇HD性欧
          <acronym id="0qljd"><label id="0qljd"></label></acronym>

          
          
          1. <td id="0qljd"></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