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ronym id="0qljd"><label id="0qljd"></label></acronym>


    1. <td id="0qljd"></td>
        1. 娶回家來(1 / 1)

          四月二十四,宜嫁娶。

          這日,陽光明媚,天朗氣清,鶯聲燕語,拂柳吹風。

          天還沒完全亮,平安王府大小丫環奴仆,統一換上了紅色衣裳,已經將那紅色的彩帶拉滿了整個王府,到處掛有貼了喜字的燈籠,所有燭臺都換上嶄新的紅燭,在正房和院子里已經擺滿了統一的八人大原木桌和椅子。

          之所以如此喜慶,是因為今天是小王爺嫁娶的日子。

          娶的不是別人,正是京城四大才女之一的李琳。

          作為主人公的王辰,因為昨夜太過于興奮,很晚才睡著,導致一大早有點起不來。

          所以一直在床上再迷瞪一會。

          已經成為管理丫鬟的女官的小翠,帶著幾個丫鬟直接到屋里把王辰叫起來,也不管你困不困,把你身子立正,幾個丫鬟上下齊手給新郎官穿新郎衣。

          緋紅齊腰的漢服大小正合適,戴上了紅黑兩色的長帽,剛好蓋住了頭發,紅色繡花靴在長袍下剛好露出腳面,在胸前帶一朵紅花,一條絲綢帶子從斜肩放下。

          王辰打著哈欠,完成了穿衣,也回過來精神。

          今天他要精神飽滿、英姿颯爽地把老婆接到府里來。

          跟著管家吳福來到了院子的一角。

          此時,院子里一匹高大的駿馬頭戴紅花,十幾個裝滿了金銀珠寶寶箱,一頂貼滿了紅花絲綢,雕有牡丹、鴛鴦的,明晃晃金色轎子,三四十號統一緋紅色著裝的仆人。

          一切準備就緒,就等待吉時一到就出發。

          老父親平安王也是穿著白色長袍,外穿一件紅色絲綢馬甲,在管家的陪同下緩緩走了過來。

          “兒啊,去吧,拿出咱們平安王府的氣勢,把那李琳風風火火的娶回來?!?

          “孩兒此去定將兒媳給您帶回來?!?

          平安王哈哈大笑,說道:“好好好!”

          接著鞭炮響起,王辰上馬,隊伍開始啟程。

          隨著鑼鼓升天,王辰騎在馬上,吳福在最前面牽著馬,鑼鼓嗩吶的藝人,新娘子花轎,扛著金銀珠寶前行的仆人,整個隊伍長有四十多米,從平安王府正門出去,沿著中央大街主干道一路行走。

          此時街上的群眾也跟著歡呼雀躍。

          人群的一角,一名行人問道:“這是誰家嫁娶,如此聲勢浩大?!?

          “新郎是京城有名的紈绔王辰,這新娘則是有名的才女李琳,這根本是兩個極端還能走到一起,全是因為平安王有權勢,皇上的圣旨,要不李琳怎么可能嫁給這種紈绔子弟?!?

          “你沒見過那李琳真的是天仙,去年在詩會一首詩更是名聲大噪,去她家提親的都能排隊到街那頭,現在要被豬拱了,真是可惜了,我有幸見過一次李琳,那身姿真是,嘖嘖嘖?!?

          “喂喂,你們說的這都不是最震驚的,最震驚的是這新郎官啊,大晴天的遭到雷劈,唯獨他一人沒死,老天都劈不死,命可大了?!?

          “這事我聽說了,聽說他當街調戲良家婦女,被老天晴天一個霹靂,愣是讓神醫給救了回來?!?

          王辰看著街道兩旁,人山人海、挨肩擦背,每個人都帶著羨慕嫉妒恨的眼神,似乎要殺死自己般。

          想想上一世,富豪老頭迎娶白富美,一直不理解老頭都這么大了為啥還要娶,現在想想,那老頭恐怕很享受這種目光吧。

          一個字——爽!

          王辰大聲喊道:“小爺我是平安王府的小王爺,今天我要娶得是絕世美女李琳,這條街沿線好幾個飯館都已經被包了下來,大家可以去捧個場?!?

          人群中更是一陣騷動。

          “走,免費的不吃可惜,咱們就算是吃,也要吃窮他?!?

          “囂張什么,你這種早晚還要招雷劈?!?

          一路走到李府,剛好到中午。

          李府大門敞開,大門兩邊各站著一名丫環,穿著紅衣提著花籃。

          王辰在這里下了馬,一名仆人將馬順勢牽走。

          昂首闊步走進了李府。跟著進去的還有十幾箱金銀珠寶。

          進了大門向正房走去,走著走著。

          一名丫環攔住了王辰,說是要一叩首。

          這個叩首王辰是知道的,是這個大夏皇朝獨有的風俗,要在這里開始叩頭,相當于拜老丈人。這個風俗在別的世界都沒有,是這里獨有的。

          既然是風俗那就遵從了吧。

          當即磕了一個,又走幾步又磕了一個……

          總共磕了三個才進到正房。

          此時房間里已經坐滿了人,抬進來的金銀珠寶只能貼著墻壁放。

          正房對著大門的墻壁上貼著一個大大的喜字,喜字下面是一個又窄又高又長的桌子,桌子上擺有觀音和財神,再往兩側是水果和紅燭。

          長桌外面一點還有一個小茶桌,小茶座的左邊坐著一位老者,右邊是一位婦人。

          老者是王辰的岳父李旺達,婦人是李府的女主人。

          老丈人面無表情,女主人則是滿臉春光,一臉笑容。

          這正房的兩側是椅子茶桌椅子的擺置,也坐滿了人。

          王辰左邊坐著的都是女性,右邊坐著的都是男性。

          吳福小聲給王辰介紹道,右邊坐在最前面的是兵部議事李自成,是自己大舅哥。左邊第一個是二夫人,也是李琳的生母錢夫人,是富商之女……

          王辰聽著點了點頭,表示明白了,同時讓吳福注意自己的手勢,有需要會叫他。

          王辰道:“見過岳父岳母大舅哥二夫人?!?

          岳父李旺達說道:“我家琳兒生的嬌貴,你可要好好照顧好她,我警告你,如果負她小心我的鋼刀?!?

          王辰原本就一身汗了,老岳丈大喜的日子,還說這種話,這汗更多了,趕緊用袖子擦了擦。

          說道:“小婿一定真心待她,以后誰欺負她,我第一個教訓那個人?!?

          此時眾人哈哈大笑,一是笑大喜日子金龜婿的表白,二是笑著王辰就這么大白話說出來真沒文化。

          王辰也不管別人笑話,自顧自的繼續。

          一一見過了李府的各位長輩,只有二夫人面色憂愁。

          王辰在見過二夫人時,又一次強調自己會好好待李琳的。

          只是仍不見二夫人高興。

          這時候已經有賓客在小聲嚼舌根了。

          有點騎虎難下。

          這時候一個穿著華麗的也就有八九歲男孩從人群中走了出來說道:“姑姑憑什么嫁給這種好色之徒,這種雷劈的?!?

          這時候一個丫環快速地把小男孩拉走了。

          姑姑?呵,這是自己侄子啊,王辰一陣無語。

          但是場面已經失控了。很多人在底下竊竊私語,更有甚者開始大聲談論,誹謗了起來。

          王辰知道這時候不能慫,一旦慫了這面子就再也找不回來了。

          上輩子的經驗告訴他,即使自己一次也沒有嘗試過的事,也要按照自己想的去嘗試,不管好壞,總歸比慫要強。

          既然這里有不少人看自己笑話,那自己就氣死你們。

          于是,王辰用大了一號的聲音說道:“我為啥能娶到李府的小姐呢,因為我爹是平安王,當今皇上是我大爺,我們門當戶對,又不虧待她,有人如果不服,你也娶一個看看?!?

          這話說起來,王辰自己都覺得有幾分霸氣。

          其賓客里。有一個不服的還連喊道:“你,你,你?!?

          王辰說道:“你啥啊,你無恥下流?我就下流了,也沒你們這些嚼舌根的下流?!?

          這個連喊三生你的是戶部尚書的三子楊馳,這個楊馳仗著自己有幾分的詩才,之前一直在向李家提親,李家一直婉拒,直到后來戶部尚書親自上門,李家已經有了松口的意思馬上就要成功了,被他王辰的圣旨給截胡了。

          到手的美女給截胡了,楊馳心中那是那個氣啊,剛好他楊家和李家有一點親戚關系,就帶著這股子氣來到了李家這邊的賓宴。楊馳大揮一下衣袖,邁著囂張的步伐走掉了。

          王辰在心里想到,愣頭青你這種人就不適應人類社會,早點滅亡吧。

          此時,老丈人臉色鐵青,不過也沒有說什么。

          王辰繼續按照風俗一個個拜過。

          然后迎娶新娘子出來。

          這時候一個丫環出來,說道:“想讓新娘子上花轎要對上三個對聯?!?

          王辰剛剛一頓騷操作,內心還在激動中,又碰上對聯。

          “不知是什么對聯?”

          同時瞅了一眼吳福。

          吳福給了一個我也不知道的無奈眼神。

          王辰心里差不多明白了,這不是風俗,那就是新娘子對我的考驗。

          好在上一世高考作文一百二十,滿分,文言文啥的都不怕,對個對子而已,不虛。

          “聽好了第一聯是,望江樓,望江流,望江樓上望江流,江樓千古,江流千古”

          王辰一聽小意思,這對聯上輩子聽過。

          這時候人群中有人喊道:“他哪里會對什么對子,誰不知道小王爺是靠他爹?!?

          眾人哈哈大笑。

          王辰則也不在乎,裝作思考,等了一小會說道:“印月井,印月影,印月井中印月影,月井萬年,月影萬年”。

          眾人一片嘩然,內心都很疑惑,這小王爺不是文盲嗎

          就連出對子的丫環也迷茫的疑惑了,趕緊又跑到后臺去了。

          一會又出來了,說道:“請聽好第二個對子,山竹無心,空生幾對枝節?!?

          在李家賓宴里,也有不少年輕才子,都在頻頻搖頭。

          一個人說道:“這對子,是無對之對,他王辰這種紈绔傻子肯定對不出來了,第一個只是僥幸?!?

          但是王辰這邊很高興。

          哈哈,真巧,這個我也知道。

          這回連裝也不裝了,直接說道。

          “河藕有眼,不沾半點污泥?!?

          這一下子,人群直接炸開了。

          這里一位老先生在說:“這怎么可能,即便是要對的出來也不可能這么快,這紈绔作弊了吧,肯定是李府早就給他說了對子的下聯?!?

          眾人這才恍然大悟,紛紛的罵起了無恥。

          只有在后面的李琳知道,這對子是自己老師考教自己的絕對,自己思考了半年也沒想出一個完美的對法,他王辰張口就來,這種怎么可能,難道他王辰知道這個對子。

          不行,下一個對子要自己出。

          丫鬟回了后面一趟出來,說道:“最后一個對子是,琴瑟琵琶,八大王一般頭面?!?

          王辰聽過細細思考,這個對子明顯要比第一二個對子要簡單了,但是以前沒聽說過,不過還好并不難,也就高中生水平,在心里默默組了組對子。

          “我的下聯是,魑魅魍魎,四小鬼各自肚腸?!?

          會場眾人紛紛再說,還在演,你暴露了,紈绔就是紈绔,糟蹋先人們留下來的東西等等。

          在后面的李琳迷茫了,這最后一個對子是她當場想出來的,自己都沒想好,但是王辰卻沒用多長時間就對了出來,她想起了,周夫子的話,王辰的紈绔有可能是裝的。難道真是這樣。

          她又一次凌亂了,詫異著,想不明白發生的一切。

          不過她仍暗下決心,不管他王辰是不是裝的和自己又有什么關系呢,自己不是早就決定好了嗎,不會嫁給自己不愛的男人,更不會受其凌辱,默默將一把小小的匕首收入袖子里。

          在丫鬟的攙扶下,從后面緩緩走出。

          在帶著紅頭蓋子的新娘子走出來的那一刻,整個賓宴沸騰了。

          在這一刻,所有人只有新娘子,忘記了王辰的存在。

          王辰此刻也有點小凌亂,自己這娘子,還沒露臉就已經這么高漲了,在場的這些人比那無腦追星的人都可怕。

          王辰趕緊就從丫環手中接過李琳的手,用手牽著李琳的手。

          王辰感受著自己手上觸摸的感覺,這是女孩子的手,還是絕世美女的手,正如所有美人都有的,皮膚這般光滑細膩,還涼涼的,自己一個大手剛好可以全部捐在手里。

          兩個丫鬟將一個長紅絲綢從兩人的脖子掛上去,將兩人連在一起。

          兩人一起在所有人的注視下走出了正房,走出了李府,然后王辰將李琳送上了花轎,自己騎上了馬,在吳福的帶領下,一路敲鑼打鼓回了平安王府。

          freeseⅹ顶级少妇HD性欧
          <acronym id="0qljd"><label id="0qljd"></label></acronym>

          
          
          1. <td id="0qljd"></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