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ronym id="0qljd"><label id="0qljd"></label></acronym>


    1. <td id="0qljd"></td>
        1. 她還在等我嗎(1 / 1)

          我要去天堂找她

          夕陽作別最后的晚霞,夜幕降臨在這座城市,一眼望去東方明珠屹立在繁華的上海外灘,璀璨奪目人在上海的任何人無法忽視。就在東方明珠塔的對岸,金茂大廈頂層一個眼神犀利,面容英俊但滿面滄桑又略顯憔悴,能夠清晰的感受到歲月的痕跡。男子此時正對望著東方明珠。

          “秦總xne集團的項目已經簽署好了,有了這份長期合作訂單就再也不用擔心銷量問題”趙陽興奮的說。

          秦言錚:“干的不錯”!

          秦言錚:“小趙你來公司幾年了”。

          趙昭陽:“秦總,從畢業到現在正好十年了?!?

          “十年了啊,她已經等我了十年”!秦錚嘆息這說著。

          趙昭陽:“秦總,小姨她在天之靈會理解你的”趙陽面露傷色著說。

          “希望現在找她還能來得及?!鼻劐P深吸一口氣說著。

          趙昭陽:“秦總你在說什么?”

          秦言錚:“待會你就知道”。話音剛落咳——咳——咳一—陣劇烈的咳嗽聲。

          “秦總你的身體…,張秘書快去請王醫生?!壁w陽急切的說著。

          秦言錚擺了擺手說:“算了,我自己的身體問清楚”。

          秦言錚:“你找一下聞律師,讓她拿著東西來我辦公室?!?

          趙昭陽:“好的秦總?!睋鷳n轉身離開了

          秦言錚看著腳下繁華的外灘,再看著對岸的東方明珠塔,內心風起云涌,以想到亡妻內心的悲傷與思念快壓制不在,但又想到馬上就可以去找她,內心又輕松了不少。這時咚—咚—咚敲門聲響起

          秦言錚:“進來吧”

          秦言錚轉過身問:“東西都帶來了吧?”

          聞律師:“帶來了秦總”。

          秦言錚“給小趙吧”。

          聞偉東從公文包里拿出兩份協議放在趙陽面前。

          聞偉東:“趙總,這兩份分別是股份轉讓書,和股份代理書,你看一下”。

          趙昭陽疑惑的拿起協議,當看到20%股份轉讓震驚的眼睛都大了一圈。這也不怪趙昭陽震驚比竟秦韻集團的股份每一個百分點,就是1個億,對于一個30出頭的年輕人突然多出20個億難免不震驚。

          趙昭陽急忙站起來說:“秦總,這——這我不能要”。

          趙昭陽原本以為秦錚看他工作上進,責任心強,給他一點股份鼓勵他,但看到20%的股份這可是他預期的十幾倍

          秦言錚放在趙陽肩膀把他按回椅子上說;“你不要急這拒絕,先聽聞律師說完?!?

          咳——咳——咳。

          聞偉東:“趙總,秦總已經患上肝癌…晚期,不久就離開我們了,這兩份協議分別是股份轉讓書是給你的,還有一份是股份代理書是由你代為管理,秦總雙親的股份也是20%,沒有什么問題就簽字吧?!?

          趙昭陽:“秦總這么大的事你怎么不告訴我,你瞞我多久了”。趙昭陽非常激動已時已經忘了對方是他上級,是他的老板。

          聞偉東:“趙總你先別激動,發現癌癥是上個月秦總工作時昏倒了,去醫院檢查時發現已經是肝癌中期,剛好當時,正在忙xne集團的項目,根本騰不出時間來,而且”說到這里聞偉東停頓了一下,嘆息到:“而且,秦總放棄治療,秦總說他們有時間浪費在上面,畢竟癌癥治愈率本來就不高,化療只能抑制癌細胞擴散,他…?!?

          話還沒說完秦言錚就打斷說:“簽了吧,就當我送給你和小雅新婚禮物,你們的婚禮我就不參加了,好好對小雅,我的時間不多了,也是時候該去陪陪韻兒了?!?

          這一刻趙陽才明白秦言錚之前說的話趙昭陽聽到這里聞鼻子一酸眼里頓時含滿淚水,淚水仿佛隨時都會奪眶而出,他自從進公司就一直受秦錚照顧,秦言錚耐心給他指導講解,秦錚對他來說是亦師亦友。

          趙昭陽更咽著說:“我會一直愛著小雅,就像您和小姨一樣,也會照顧好伯父伯母的?!?

          秦言錚笑著說:“有你這句話我就放心了,但如果讓我知道你做了對不起小雅的事,我做鬼都不會放過你的,哈哈,好了都三十的人了還哭鼻子害不害臊?!?

          “想當初就不應該讓小雅到公司來找我,給你這個臭小子可趁之機,‘油嘴滑舌’把我疼了幾十年的妹妹騙走了,我一直拿你當侄子你確想當我妹夫,”秦言錚笑著打趣說道。

          聽到這,趙昭陽也差點沒忍住,笑聲出來。

          咳——咳——咳。

          秦言錚拍了拍趙陽的肩膀“以后“秦韻”就交給你了,把它壯大是我和你小姨的共同目標,希望你帶領大家繼續前進?!?

          秦言錚看著聞偉東說:“聞律師我父母那邊還請你多費心了,務必讓他們收下,如果他們實在不收就給小雅吧,我可就這一個妹妹”。

          咳——咳——咳。

          “不要讓我父母他們知道我的消息如果問起就說我出國旅游了,在我爸眼里我一直都那么‘不務正業’?!?

          秦言錚說:“聞律師還有一件事,我走后將我名下的財產都捐了,捐給山區的孩子,再苦不能苦了孩子?!?

          咳——咳——咳,咳——咳——咳。

          趙昭陽:“秦總”!

          聞偉東:“秦總”!

          秦言錚:“好了,你們出去吧,我想一個人靜一靜?!?

          此時交代托付所有事后,他再次看向對面的東方明珠不禁想起了年輕時自己和妻子在玻璃走廊上,妻子害怕拉著他一點一點小心翼翼的走過去,當時還笑著指這金茂大廈說“你看東方明珠塔它和金茂大廈就像夫妻可以永遠看著對方深情的對視,卻也永遠不能擁抱,或許它們又在用我們聽不到的言語互相致意,或許如膠似漆只能形容情侶而相敬如賓才能形容夫妻”。

          想起曾經的點點滴滴,不知何時淚水已經沾染了他的衣襟。

          韻兒我馬上就能陪你了,你還等著我嗎?不你一定在等我。

          ……

          歡迎收看今天的新聞聯播我是主持人李詩錦,我是主持人王剛毅。昨天夜里23:45分我國著名企業家秦言錚先生逝世,享年41歲,他死后將自己名下所以私人財產全部捐贈給邊遠山區,為山區兒童送溫暖,建設希望小學,挽救不知道多少失學兒童,讓兒童重新回到課堂,讓我們想秦先生致敬,接下來看下一條新聞?!?

          ……

          這是天堂嗎?咦!天堂還有天花板,手上怎么還拿的這是“筆”?

          “秦子謙,秦子謙,給你說話你聽見了嗎?”李志明問道。

          秦言錚抬起頭看著對面的“小朋友”不對比小朋友大一點,小青年怎么感覺有點不大合適,“小胖子”嗯——差不多。秦言錚心里想著。

          作者有話說:大家多多提提意見,有哪里寫的不好或者好希望說出來,我好及時修改,多多三連,謝謝??

          freeseⅹ顶级少妇HD性欧
          <acronym id="0qljd"><label id="0qljd"></label></acronym>

          
          
          1. <td id="0qljd"></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