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ronym id="0qljd"><label id="0qljd"></label></acronym>


    1. <td id="0qljd"></td>
        1. 第1章 劍凌訣?(1 / 1)

          寒芒凌天 浮生太空閑 1639 字 3個月前

          周樂仿佛置身于無盡的虛空,一直下落,一直下落,周遭是黑壓壓的一片,望不見來路,更看不見去路,不知道下落了多久,就在這時,前方突然出現了一抹光亮,劃破黑暗……

          “呼~呼~”周樂痛苦從肺里往外用力的呼出了兩口氣,那感覺就像是萬界的星辰鎮壓在身體上一般,壓得人喘不上氣……

          “少爺?少爺是不是呼氣了,我沒聽錯吧?”周樂在迷迷糊糊中聽到一個稚嫩卻又悅耳的聲音在耳邊響起。

          “夫人,老爺,少爺醒了!少爺他醒了!”

          周樂好像聽到了一陣腳步聲,有男有女,非常的凌亂嘈雜。他想要強撐著身子坐起來,但是發現現在的身子好像有點奇怪……

          一個少年坐在一座山峰上,手撐著小小的腦袋。那本是秀麗的臉龐現在卻是青一塊紫一塊,雙眉宛如兩柄神劍一般,雙眉之間卻是皺了起來,形成了一個小小的“川”字。雙眉下那一雙眸子清澈見底,卻又可以從中望到億萬年的滄桑,似乎有無數的星辰在其中誕生,又毀滅。

          “我可是樂天神王,也是站在世界之巔的男人,你們竟然敢如此欺辱我,待我有朝一日,必讓你們百倍奉還!”周樂咬著小小的銀牙狠狠地想著。

          “沒想到啊,沒想到,我堂堂一世神王居然會被一個引元境的小家伙欺負,這算是怎么回事?”。

          “蒼天啊,你讓我重生也就罷了,為何讓我進入了這么一個弱小的身體里面,弱小也就算了,為何我上一世能吸收的火元氣,這家伙不能吸收啊,這樣的話,我如何去找……那個家伙報仇???!”周樂想著想著小手緊緊地握了起來,指甲也刺進了肉中,一抹鮮紅從指縫緩緩的流了出來……

          周樂,生于億萬年前,按現在的說法稱那時候叫做遠古時期。在一次探秘上古時期秘境的時候,卻是不小心觸發禁制,倉皇躲避之時卻突然被背后一把劍刺穿,攪碎身體,而神魂也在同時受創,只剩下一絲絲的神念在莫名的原因下進入了時空亂流。在時空亂流里面歷經無數歲月后重生于這個同名的少年身上。

          在一個月的時間里,他想清楚了自己為何會重生在這個小家伙身上,大概是神念在混沌空間中游蕩了太久,快要消散了,而在渾渾噩噩的時候突然發現了一具剛剛去世不久的身體,便在一些不知名的原因下融合進了這具身體。

          而在進入這具身體之后,融合了這具身體之后,也同時獲得了身體原主人的記憶,便也弄明白了現在的處境?,F在居然距離自己那個時代有上億萬年之久,而自己也變成了一個年僅十歲的少年。

          玄天大陸,玄奇王朝,尺元城,臨江鎮。

          周樂就是出生于臨江鎮三大家族之一周家,他的身份其實在這個小鎮中也算是尊貴,乃是周家老五的嫡長子。但是,當時為何會被人活活打死,究其原因就是因為他不能吸收天地元氣!

          在這個世界,天地元氣就是一切,孩童自五歲起便可開始嘗試吸收天地元氣,孩童吸收天地元氣之后,就可以稱為進入了引元境。一些境界高的人甚至可以說是移山焚海,上天入地無所不能。

          而天地元氣也有很多屬性,所以每個人適合吸收的天地元氣不同,粗略可以分為金、木、水、火、土五種元氣,當然有些人能吸收變異的風屬性、雷屬性等等,這些人往往是萬里挑一的奇才。

          但是周樂現在明明已經十歲,卻還是不能吸收天地間任何的元氣,這在玄元大陸就是廢物的象征,因為同齡人現在至少也是引元境三層的境界。

          周樂懊惱的用小手捶著腦袋,想著:“明明沒有錯,炎帝九轉決就是這樣的運功路線啊,我記得很清楚,為什么不能吸收天地間的火元氣呢?難不成就只能這樣子了嗎?假如說這具身體是別的屬性,我也試過所有屬性的功法了,為什么都不行?”

          眼神逐漸變得黯然,周樂嘆了嘆氣,撩起蓋住手腕處的衣服,一個小小的印記在上面,暗淡無光。

          “這東西也是好生奇怪,明明是前世探尋遺跡時獲得一個不知道是什么東西的印記,居然能跟著我的神念來到這個少年身體上?!敝軜酚檬终泼嗣莻€小小的印記,感覺有點像一柄小劍,卻又好似容納萬界一般。

          在他不注意間,一點血液在碰觸到那個印記之后,居然緩緩地被吸收了進去,而那個印記也突然光芒大作,仿佛要照耀萬界一般。

          周樂呆呆的看著這個印記,發了呆,當時是想盡辦法去破解這個印記的秘密卻是無能為力,沒想到是最簡單的契約之法,掌心血為引,誓萬界唯主。

          就在周樂發呆之時,那印記居然從手腕處飛了出來,用一種搖搖晃晃看似不快的,卻又不能抵擋的速度一溜煙鉆進了周樂的腦海里。

          周樂頓時感覺腦袋快要炸開了一樣,只感覺瞬間一大股信息流涌進了腦海中……

          “吾乃寒芒神尊……”

          “吾必身之愿乃是勘破萬界之謎,但是奈何歲月不等人,我足足在神尊境呆了五千億萬年,仍是未能得嘗所愿……”

          “在臨終時卻是看破了虛妄,終創下此劍凌訣,現連同本尊的寒芒一起贈予有緣之人,望他能了老夫此生心愿,突破神尊境,帶著老夫的功法君臨天下……”

          “有道是朝聞道,夕死可矣,哈哈哈哈……”

          一個滄桑異常的聲音在周樂腦海里響起,同時一套功法自腦海中緩慢成型。那功法不是文字,而是一套連貫的動作。周樂腦海中一個看不清面目的人在不停的揮舞著劍。

          那一招一式仿佛帶著無窮的世界之力,一劍出日月星辰滅,一劍落九霄四海抖,再一劍萬界蒼生誕生又滅亡。好似這一劍可以斬斷一個人的一生,又好似能破開無盡虛空……

          周樂這邊卻是進入了無盡的危險,畢竟這是神尊寫下的功法,而那神尊在演示功法之時,那無窮的威力雖不會顯現出來,但是其中蘊含的天地至理卻是實實在在的。要不是前世也為神王,而且還存有一絲神念,必定要被這無窮盡的天地至理沖擊成癡呆。

          守緊心神,那一絲神念宛如在大海暴風雨里隨風飄蕩的一葉孤舟……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周樂緩緩地醒了過來,緩緩地睜開了雙眼,卻感覺很是模糊,假如此時照一下鏡子周樂就會發現自己的雙眼爬滿了血絲。

          “樂兒,你怎么了?不要嚇為娘?!蓖蝗灰粋€聲音響起。

          周樂眨了眨眼睛,發現眼前的世界漸漸清晰了起來,動了動那好似被萬噸巨獸踩踏過的脖子,就看見床邊站著三個人。

          其中一個女子有著一對柳葉眉,眉毛下面是一雙鳳眸,此時卻有些紅腫,淚痕未干。歲月在她身上留下了痕跡卻又給了她別樣的味道,而此時這看上去溫柔淡雅的的女人卻是雙手緊緊地捏在一起,顯示著內心的不安。

          另一個女子歲數明顯更小,滿臉稚嫩,一雙眼睛靈動可愛,仿若天上的月牙兒,嬌軀小巧玲瓏,纖腰盈盈一握,此時雙手緊緊地拉住衣角,仔細看眼珠子也是紅紅的。

          在兩人之后是一個男子,劍眉星目,身軀高大威武,喜怒不形于色。但是從那握緊的雙手也能看出這男人的緊張不安。

          “爹娘,葉兒……我沒事,只是練功練累了而已”周樂沙啞著喉嚨說道。

          周樂這世的母親林月聽到自己的兒子這樣子的聲音,突然就ren不住了,哭泣地說道:“沒事了,樂兒,咱不練功了,不練了,咱就當個普通人就好了,爹娘會照顧你一輩子的,云虎你說句話??!”

          周云虎眼神也是溫柔了下來說道:“樂兒,我知道你的想法,但是也要注意自己的身體,畢竟……身體好了才能好好地練功?!闭f著說著憨憨的撓了撓自己的頭。

          “你……”林月一聽這話,當即就要揪周云虎耳朵,嚇得周云虎也是縮了縮脖子。

          “爹娘,我沒事,我只是需要休息一下而已。葉兒,送爹娘回去休息吧?!敝軜汾s緊阻止了林月,并讓婢女葉兒送這二老回去休息。

          林月一聽,又叮囑了幾句才一步一回頭的周云虎回房間休息。

          周樂上一世雖說是修煉到了神王境,也算是一方霸主,但是自幼父母雙亡,是被師傅撿回宗門的,雖然說師傅待他宛如自己的親兒子,但是總還是沒有血緣親情的味道。

          而這一世的父母卻是待他萬分的好,這也讓他體會到了從未有過的親情的感覺。

          周樂發了一會兒呆,心神回到之前發生的事情上。

          待著三人完全離開后喃喃自語道:“劍凌訣?倒是沒聽說過。但是這個寒芒神尊卻是好像有點印象……”

          “算了,現在也是沒有辦法了,也就只能死馬當活馬醫了,畢竟是神尊所創的功法嘛,向來不會差到哪里去”

          “不過……這不會是所謂的圣級功法吧???”要知道上一世的周樂就算是一方霸主修煉的也只是天級上品的功法。

          “圣級功法啊,恐怕是萬古罕有的了吧,那就讓我看看到底這功法行是不行!”想到這,周樂舔了舔開裂的嘴唇,握緊拳頭,眼神逐漸堅定了起來。

          freeseⅹ顶级少妇HD性欧
          <acronym id="0qljd"><label id="0qljd"></label></acronym>

          
          
          1. <td id="0qljd"></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