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ronym id="0qljd"><label id="0qljd"></label></acronym>


    1. <td id="0qljd"></td>
        1. 章六十六·計中計(1 / 1)

          庶子毒謀 異階 1465 字 3個月前

          巍烈打開房門,門外兩名侍衛阻擋。自己的身體遭受重刑遍體鱗傷,無法使用出任何功夫。

          兩名侍衛不開口把巍烈打倒在地,兩人摁住,巍烈大呼:“這里是哪?”

          “這里是肅府?!薄莻€熟悉的聲音傳來,一看是肅寧。

          “為什么我會在這里?”

          肅寧坐下言語冷淡:“是我救的你,你也別白費心思了,你是問不出什么的?!泵C寧拍了拍手侍衛松開了他。讓外面的丫鬟把藥端了進來,“把藥喝了傷口好的快些?!?

          丫鬟把藥呈給他,看著藥碗中熱氣騰騰的湯藥他一把手推開。藥物連同丫鬟一起倒地,燙藥灑在丫鬟身上卻沒有喊叫。

          巍烈下去扶起丫鬟問她有沒有事丫鬟未答迅速起身撿起地上碗片。

          肅寧過去抓住丫鬟的頭,扭住她的臉龐,她沒有舌頭!

          巍烈瞳孔一大驚住一屁股坐了下去:“這……她……”

          肅寧冷笑:“我都說了,這里是肅府你是問不出什么的?!?

          原來在肅府做事是要被砍掉舌頭還要灌下毒藥,每隔一周給一次解藥,誰若發現下人勾結外人可多得解藥。若勾結外人毒藥發作會讓人生不如死至十天后暴斃,這是肅府不要讓下人叛變的規矩。

          肅寧讓丫鬟離開,問巍烈:“聽聞謝恒有邀你入宮?”

          “那又如何?”

          “你不覺得奇怪嗎?怎么謝恒邀你入宮你就發生了這么多事情?你不好好想想?”

          在巍烈被關大牢和昏迷的這段日子里他確實在想這些事情,尤芳儀怎么會突然來砍殺他?甚至連徐巍銘也知道了這件事情。

          “你安心在這里養病,等你好全了我會讓人送你回府?!?

          肅寧走后巍烈感覺肅寧對他隱瞞了什么,怎么救他出來的絲毫不提一句。自己被救按理說家里面應該也會派人來接自己。

          沒有辦法了,一種不好的預感直沖冠頂。這里的人沒了舌頭又被毒啞問是問不出什么了,他得想辦法離開這里。

          自己傷病纏身輕功無法使出來,外面的兩個侍衛又是練家子,硬拼定是打不過。

          一個時辰后巍烈叫了一個侍衛進來自己假意摔倒讓侍衛來扶。侍衛蹲下身扶起他,趁機拿起身旁的一個玻璃花瓶砸向他的頭。外面的另一個侍衛聽到聲響進來,看到這一幕氣勢洶洶的拿起手中的木棍。

          侍衛舉起木棍朝著巍烈砸去,巍烈一個躲閃木棍劈開桌子可見這侍衛力氣有多大。

          侍衛并沒有善罷甘休又朝著巍烈砸去,這次腳下一滑摔倒在地好在一個翻滾躲了過去。

          這次被逼墻角,侍衛浮現一股而笑。他雙手舉起木棍正要砸下去不知誰在背后砸暈了侍衛。一看是她方才那名小丫鬟。

          丫鬟很膽怯,很快的扔下手中的磚塊打著哆嗦。

          巍烈起身謝她:“謝謝你……”看著她不知所措淚水都要出來了安撫道:“你放心我不會把你牽扯進來的,我現在要逃出這里你能幫我嗎?”

          丫鬟點了點頭就拉著巍烈離開房間,一路上丫鬟帶著巍烈躲躲藏藏終于到了后門。

          “你叫什么名字?”

          說不了話丫鬟拿手往她手上寫了兩個字“冬曲”。

          “他日我必定報恩!”等巍烈走后身后的聲音傳來“你做的很好?!倍统料骂^,肅寧把解藥給了她。

          天上逐漸滴下了雨滴也無法阻擋奔向家里去,他知道自己能被保全能留一口氣在定是誰替他換了。

          雨越下越大,周遭的人看著巍烈覺得他是一個瘋子,不打傘也不批笠。不知跑了多久終于看到了徐府的門影,巍烈的視線逐漸模糊他因傷勢未愈加上暴雨沖刷昏了過去。

          半個時辰后是玉敏先發現昏倒在門外的巍烈,看著他頭部包扎逐漸滲透出血水,想讓他在這大雨中慢慢死去。

          玉敏端著食盒走入梅蘭閣外,“小姐,您真的不打算救六公子?”

          “救?為什么救?救了他繼續跟我作對嗎?方才看到徐巍沅和李清嫻都在奶奶那里。咱們要過去阻攔住他們不去側門。還有我讓你打點的事情都打點好了嗎?”

          “都好了,不會有人去側門發現他了?!?

          恰巧聽見徐巍沅在和老夫人交談,李清嫻攙扶著老夫人,道:“阿沅,聽聞六弟被安在肅府暫且逃過一命,那么這件事情還有轉機嗎?”

          “我打探到的消息是六弟已經無罪,封安頂替六弟扛下刺殺郡主?!庇衩舭櫫税櫭碱^,手掌攥緊輕拍木梁,為什么他還是沒有死。

          老夫人明白其中的利害,這是封安是她再次招回來的,封安這么一死怎么對得起他的妹妹:“奶奶,我也很想幫六弟幫封安,但此事牽扯甚大我無法與之匹敵,若六弟活了下來總要有一個人來承受?!?

          老夫人沒有說話,皺著眉頭略有所思,李清嫻憂心忡忡:“如果阿烈知道了這件事情,他會不會去找巍銘復仇?!?

          “六弟在肅府,肅寧救六弟的時候還在昏厥。六弟是不會知道什么,只是早晚有一天六弟會知道。只望六弟能忍住?!?

          躲在一旁偷聽的玉敏像得到了轉機,嘴角不自覺的上揚。她示意紅蕊與她一同離開。

          一縷光絲照他雙目上,他慢慢睜開眼環顧了下四周,用盡全身力氣起身查看。

          這里是?客棧?

          這時門打開小二走了進來:“客官,您醒了?”

          “我怎么會在這?”

          小二端著一碗熱氣騰騰放滿牛肉的面放在桌上,小二扶他到椅子上:“客官,我們是在徐府門外發現的你,等我們發現你的時候你快不行了,還是我們掌柜的請的郎中給您看病?!?

          “是嗎?謝謝你們?!蔽×业恍?,“您還沒有吃東西吧,快把這面吃了吧?!?

          這么一說他確實餓了,巍烈拿起筷子大口大口的吃了起來。

          “你說你怎么會暈倒在徐府門口呢?你說這徐府六公子也真是厲害!”

          說到這巍烈已經發覺出不對,他接著往下問:“怎么了?”

          “這徐府六公子殺了尤郡主居然還被人救走,還讓自己最親的下人封安替他頂罪,看來要九死一生了?!闭f到這巍烈咬斷了面,他沒有擺出多大的焦急,因為他已經知道小二和掌柜的被人收買是故意說給他聽。

          巍烈一笑:“小二,麻煩你叫一下你們掌柜的來,我要謝謝他?!?

          小二道:“那倒不必了,我們掌柜的說……”話說一半巍烈從腰兜中掏出一錠銀子給了小二,“想必你們也花了不少錢,麻煩你幫我叫下你們掌柜的,我有重謝?!毙《舆^錢跟哈巴狗一樣又笑又恭的去請。

          過了一會掌柜的和小二都進了客房,巍烈上前笑道:“您就是掌柜的?”

          “是,是……”下一刻巍烈一腳把小二踢倒,摔碎茶碗拿起碗片劃到掌柜脖子上,這突然其來的一下嚇得掌柜半天沒回過神來。

          “我問你是誰讓你這么說的?”

          “你……你說什么……我是你的救命恩人!”

          巍烈靠他越來越近:“我的救命恩人?方才我醒來的時候就發現我的徐氏玉佩不見了,那是我們徐府六人所擁有的。證明你們知道我的身份,還故意給我說徐府的事情,我暈倒的地方是徐府側門,你們離我這么遠怎么會救我?一錠銀子就把你們測出來,你們這么貪錢又拿走我的玉佩怎么會好心帶我來給我請郎中?”

          掌柜的結結巴巴不敢亂動,巍烈發狠道:“不說是嗎?”巍烈劃出一到小口子,血從碗片上流到巍烈胳膊上掌柜的也感覺到了疼,他慌了:“你小心……我死了……你要坐牢的?!?

          “我能殺郡主保全其身,再殺你們兩個算什么?我是軍機大臣的兒子,鎮國夫人的孫子!你再不說我就不知道我的手會有多狠了?!?

          “我說……我說……是一個叫紅蕊的姑娘給了我一包金子讓我這么做的,我只收了金子才這么做的?!?

          又是徐玉敏,巍烈扔下碗片問他:“我的玉佩呢?”掌柜被嚇得癱坐在地,手哆哆嗦嗦的把玉佩給了巍烈。

          巍烈臨走前告訴他:“今日的事情你們對她復命就說已經告訴我了,不準把我知道的事情告訴她,不然我定要你好看!”

          掌柜的和小二還沉浸在恐懼之中。

          出了客棧巍烈脫去了鎮定,他心里開始擔心起了封安,畢竟徐玉敏的計策對他還是奏效了。

          freeseⅹ顶级少妇HD性欧
          <acronym id="0qljd"><label id="0qljd"></label></acronym>

          
          
          1. <td id="0qljd"></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