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ronym id="0qljd"><label id="0qljd"></label></acronym>


    1. <td id="0qljd"></td>
        1. 第2章武者境界(1 / 1)

          “慕江濤,慕江濤!醒醒,醒醒!”

          一個男子推搡慕江濤的身體,焦急大喊。

          “唔……,我……這是……在地府嗎?”

          昏迷中的慕江濤睜開朦朧雙眼,看著面前的人問道。

          “呼……,你沒死,我叫邱子衡,你知道這里發生了什么嗎?”男子松了一口氣,急忙問道。

          慕江濤揉著腦袋坐起來,疑惑的環顧一圈,道:“沒發現有人受傷,怎么回事?“

          “你記得這里發生了什么嗎?“

          邱子衡問道。

          慕江濤聞言,皺了皺眉頭,忽然感覺到腹部傳來一陣劇痛,頓時低呼一聲,疼的額頭冒汗。

          “我記得,我好像……,嗯?臥艸??!嘔……”

          慕江濤正想回憶,卻被邱子衡身后的碎肉吸引住,忍不住干嘔起來。

          邱子衡見狀,暗嘆一聲,扶著慕江濤靠在樹邊,拿出一瓶礦泉水遞給他。

          慕江濤漱了漱口,這才稍微舒坦一點。

          “這是怎么回事?是你們干得?”

          慕江濤面色蒼白地問道。

          邱子衡輕微搖了搖頭,回道

          “不,不是,所以我才問你是不是知道發生了什么?“

          “呃,我不清楚?!?

          “你不清楚?“邱子衡眉頭微皺,“那你在追捕的路上有碰到什么奇怪的人嗎?”

          “呃……,沒有,但是……”慕江濤聲音仍舊有些虛弱。

          “但是什么???”邱子衡問道。

          “但是遇到個差點被砸飛的高中生……”慕江濤回道。

          “高中生???你腦子是不是有……誒……你休息吧,等會會有人來接應你們……”

          邱子衡聽到這種回答,臉色一黑,搖頭苦笑,轉身離開。

          慕江濤躺在地上,目睹這一幕,一臉茫然。

          “童寧!現場勘察完沒!”邱子衡對著一名年輕女性問道。

          “隊長,已經勘測完畢!”童寧恭敬地回答。

          “那就好,收隊!“邱子衡說道。

          “是!”童寧點頭,招呼同伴將尸體處理掉。

          ……

          到了第二天。

          廣合高中,高三三班的教室里,陳北正百無聊賴的看著窗外。

          “(?_?)誒~,什么時候才能放學啊~”陳北嘟囔一聲。

          “嘿!又在嘀咕啥呢?”一位青年拍了拍陳北的肩膀道。

          “邵秋豪?沒什么,就是有點想家了……”陳北答道。

          “想家?鬼才信你?!鄙矍锖婪藗€白眼,然后說道:“我跟你說啊,昨天的新聞你看了嗎?”

          “知道,不就是潛逃劫匪被抓了嘛……”陳北漫不經心的回答道。

          “這不是重點,重點是……“邵秋豪湊近了陳北,悄**說道:“據說他們都被切成了,碎——肉——?!?

          隨后,邵秋豪恢復正常姿態繼續說:“但他們的內臟卻及其完整,嘖——,想想都覺得惡心,也不知道是誰這么變態(▼皿▼#)”

          陳北聽到這話,只好尷尬地笑了笑。

          “對了,陳北,你今晚有空嗎?陪我去趟武館唄?!鄙矍锖绬柕?。

          “去武館做什么?”陳北詫異道。

          “還能干嘛,去武館當然是練武提升氣血啦?!鄙矍锖来鸬?。

          “哦~,瞧我這記性,都忘了還要高考了,嗯~,今晚幾點去?”陳北一愣,恍然的拍了下額頭,旋即問道。

          “七點左右吧,到時候我到武館門口等你?!吧矍锖浪实恼f道。

          “好!沒問題?!?

          …………

          夜晚七點,一輛出租車停在武館門口,一位戴著鴨舌帽的少年從車內走了下來,正是陳北。

          陳北打量了下四周,尋找邵秋豪的身影,可惜沒看到。

          “喂,陳北,你終于來了?!?

          陳北抬眼望去,遠處邵秋豪正揮舞著手臂向他招手。

          陳北走了過去,就在兩人準備走進武館的時候,邵秋豪一把拉住陳北。

          “誒誒誒,陳北,你看那是誰?”

          “誰???”

          陳北向著邵秋豪所指的方向看去,只見一個白色運動服的女孩正在武館前臺辦理著什么手續。

          “嘖,她就是我們學校的第二天才燕青思??!”邵秋豪小聲的介紹道。

          “第二天才燕青思?哦,我知道了?!瓣惐闭Z氣平靜。

          “你知道?你知道個屁!那可是第二天才,你到底懂不懂第二天才的份量?!”邵秋豪怒瞪了陳北一眼說道。

          “不懂?!瓣惐甭柫寺柤?。

          “......“

          “算了,懶得和你計較,咱們進去吧?。?

          邵秋豪甩了甩頭,不再理陳北,帶著他往里面走。

          陳北默不作聲,跟在邵秋豪身后,走入了武館之中。

          武館很大,分為三層,每層樓都掛滿了燈籠,照耀得如白晝般亮堂,武館大廳更是裝修奢華。

          “你好,先生,兩位是嗎?*^_^*”前臺小姐漏出職業微笑

          “不不不不不,一位,一位……”

          陳北剛要點頭,卻被邵秋豪開口打斷。

          “一位~?!(??д??)”陳北疑惑道。

          “哎呀,你又不練武,浪費這么多錢干嘛。?(ˉ?ˉ?)”邵秋豪擺了手。

          “咳咳,先生,不管您是否練武,凡是進場,我們這里都是要收費的?!鼻芭_小姐輕咳提醒。

          “(○Д○)啊~,陳北,你……”邵秋豪望著陳北。

          “別看我啊,我可沒帶錢?!?_?陳北用著鄙夷的目光看著邵秋豪。

          “那個……”邵秋豪想要繼續說些什么,可看著前臺小姐的微笑,額只好乖乖掏出錢來。

          “(?_?)嗚嗚嗚……,我的錢錢?!鄙矍锖揽迒手?,把錢放到桌子上。

          陳北看的哈哈直笑。

          “好的,先生,祝您修煉愉快!*^_^*“前臺小姐依然漏出職業微笑。

          “( ̄▽ ̄)行了,別演了,進去吧,阿~”陳北說著,語氣略帶調侃。

          “等會,我先去測試一下氣血?!鄙矍锖勒f道。

          陳北點了點頭,便坐到一旁的椅子上玩起手機來,邵秋豪則跑到武館后方測試氣血去了。

          半響,邵秋豪跑了出來,陳北看向他,邵秋豪說道:“你猜怎么著?“

          “怎么著?“陳北挑眉反問道。

          “我的氣血已經達到148,快要成為初級武徒了?!吧矍锖兰拥奈杖f道。

          “哦~(′-w-`),這么高呀~”陳北敷衍地說道。

          “喂!你什么意思,你是在懷疑我的實力嗎?“邵秋豪皺眉說道。

          “呃......“陳北頓了一下,搖頭道:“沒有,我是真替你感到高興?!?

          “哼~( ̄ー ̄)ノ,你丫的是嫉妒我的天賦比你強!”邵秋豪得意洋洋的說道。

          “呵呵......”陳北淡淡一笑。

          陳北站起身來,對邵秋豪說道:“好了,咱們去練武吧,不然錢白花了?!?

          邵秋豪點了點頭,便帶領陳北進了一間訓練室,兩人一進訓練室,就被里面的靈氣包裹全身。

          “嗯~,花了錢的東西就是好~。"邵秋豪伸著懶腰,卻被接下來的一幕驚住了。

          “嗯?哇靠!好多人!“邵秋豪看著訓練室內足足有近百號人,頓時驚叫了一聲。

          陳北順著邵秋豪視線望去,發現訓練室內的人全部都是武館的教官,而且每個人手下竟然都有著十幾名學員。

          陳北暗自咂舌,果然是武術盛行的年代,單單這一間訓練室就有這么多教官。

          “陳北,來這邊?。⒋丝?,邵秋豪朝陳北喊了一句。

          陳北聽到喊聲后便向邵秋豪跑去,在邵秋豪身邊停了下來。

          “那里是專門給武者修煉的,我們這些非武者的不去那?!吧矍锖勒f道。

          陳北點了點頭,兩人來到了訓練室的一塊空地,邵秋豪盤膝坐下,閉上雙目,開始引靈入體。

          片刻后,邵秋豪睜開雙眼,吐出了一口濁氣。

          “呼!總算搞定了,陳北我現在能夠清楚感覺到自己的身體變化,我覺得渾身充滿了力量?!?

          邵秋豪站起身來,舒展著身體,活動著手腳,接著又說:“陳北,你也別干看著啊,練啊,不然我這錢白花了?!?

          陳北搖了搖頭道;“我還是算了,我從小就沒練過,根本不知道怎么吸納靈氣入體?!?

          “哎~,我教你,你不就知道了嘛( ̄▽ ̄)"邵秋豪拍著陳北肩膀說道。

          陳北猶豫了一下,點了點頭。

          于是邵秋豪便開始指導起陳北來。

          “運轉《易筋經》,按太極圖路線,吸納靈氣入體,記住,要按照太極圖路線來,否則吸進去也不屬于你自己的力量?!吧矍锖蓝诘?。

          陳北點了點頭,運轉《易筋經》,隨后,慢慢運轉,吸收著周圍的靈氣,但因為功法原因,陳北的身體并沒有產生任何變化。

          “唉~,看來是不行?!瓣惐眹@了口氣道。

          “你怎么這么笨呢?《易筋經》的最大特征便是吸納外來靈氣,只要你吸收進身體后,立馬煉化掉,這樣你的肉體就會得到淬煉?!吧矍锖篮掼F不成鋼道。

          “這樣就可以嗎?“陳北疑問道。

          “當然!“邵秋豪肯定的說道。

          陳北點了點頭,心里想道:“這家伙教的挺認真的,還是吸點靈氣應付一下吧?!?

          于是乎,陳北開始慢慢吸納周圍的靈氣進入體內……

          不久,陳北便吐納出一股渾濁之氣。

          “怎么樣,我教的可以吧?”

          邵秋豪很是嘚瑟的說道。

          陳北點了點頭道:“恩,很不錯?!?

          “嘿嘿......“邵秋豪傻笑兩聲,緊接著話鋒一轉“看你生疏的樣子,該不會連武者境界都不了解吧?”

          陳北愣了一下,回道:“(●—●)我還真沒仔細了解過……”

          “不會吧Σ(っ°Д°;)っ,你這幾年是怎么過的,連基礎的境界區分都不知道,你這擺爛得太徹底了吧!”邵秋豪瞪大眼睛說道。

          面對邵秋豪的話語,陳北只能嘿嘿一笑。

          “誒~,算了,那我就為你講解一下吧?!鄙矍锖罃[擺手道。

          “武者分為一到九品,一品最低,九品最高,一品之前還有非武者階段。一到三品為下三品武者,四到六品為中品境武者,被人們冠以大師的稱呼,七到九品的高品級武者被人們稱作宗師。其中,有一群特殊的人,他們被稱為復蘇者,當然,你也可以稱他們為異能者,他們最大的特點,就是一出生就擁有特殊的能力。至于境界區分,這是和武者一樣,唯一的區別就是叫法不同?!鄙矍锖澜忉尩?。

          “哦~,原來如此。嗯?秋豪,你看那邊是怎么回事?”

          “嗯?什么怎么回事?”邵秋豪順著陳北指的方向望去,只見一位身穿白色運動服的女子手機手就拿長槍,正與一群混混似的人對峙。

          “你要是再敢靠近一步,就別怪我不客氣!”

          …………

          freeseⅹ顶级少妇HD性欧
          <acronym id="0qljd"><label id="0qljd"></label></acronym>

          
          
          1. <td id="0qljd"></td>